即使是千里馬,也須要伯樂的識才;對研發Salamander的APET團隊來說, 我不敢自稱是伯樂,卻可以肯定:他們絕對是充滿爆發力的車界千里馬,團隊成員年輕、熱忱、有朝氣,堅持理想的執著,讓我很感動。

 

去年6月,經由朋友介紹,到台北喜來登飯店進行第一次接觸,原先並沒有任何設定,未料雙方話匣一開,很快就被團隊的「車庫」精神深深吸引著。全程將近三小時,仔細聽著Masa的全方位解決計畫、Apollo的務實採購經驗,以及Andrew(暫不公佈)滔滔不絕的理想方案,能源污染造成地球氣候迅速變遷的癥結,似乎在這幾位年輕人身上找到答案。


考驗一下自己的「伯樂」指數吧!

看著他們的熱忱、天真與單純,我終於體會出「精誠所至,金石為開」的成語真諦了!當場決定,即刻起加入團隊。 我知道,感動絕對不能做為決策標準,最後一定換來泡沫式的傷感。其中的價值究竟是什麼?當下整理思緒,告訴自己:不管未來發展如何?是否會成功?這些都不 是考量的重點,因為跟團隊成員「明知不可為而為」的毅力相比,我的投入不過是為地球盡分心力,就當成社會回饋吧!

我是印尼華僑第二代,從小生長在印尼華人圈,十歲獨自到新加坡當小留學生,高中又到加拿大念書,大學則畢業於美國,青春少年風的時代裡,曾經做過不少狂狷創舉,只是隨著年歲增長,這股感性熱情逐漸埋藏在心底,沒想到這下又被挑動起來。此時人的價值觀也比較豁達,想想,既然來到這 個社會,有機會就該為社會多付出心力,盡力而為。這種「明知不可為而為」的態度,不就是父親從小耳提面命的核心價值!錢,不過是實現理想的一種工具、是個數字,有能力、有機會回饋社會時,何樂不為?考驗一下自己的「伯樂」指數吧!


團隊成員打破我對 X、Y世代的既定看法

過程中,最令我感動的是成員的純真,那不是傻,也不是愚蠢,而是相信人性是善的光明面,彼此互信,相信這件事的可行,願意互助合作全力以赴,即使眼前困難重重,總是想盡辦法克服,為理想、目標不斷努力。經過一年多的接觸、觀察,這些年輕人確實不錯,徹底打破我對X、Y世代的既定看法。APET團隊追夢、築夢,不斷落實夢想,如果不是有過人意志,這個計畫可能早就半途而廢。

面對全球氣候環境變遷的急迫性,大家都在講能源替代方法,提出各種解決方案,多數卻是頭痛醫頭、腳痛醫腳。就好像,垃圾亂丟,才去管垃圾問題一樣;但,APET團隊提出的Salamander計畫,不只是研發電動汽車與能源系統,更成功地尋找到新綠能車的解決方案,涵蓋使用後電池的百分百回收問題,是一套完整、永續經營的量產計畫,思慮完備,讓人刮目相看。


計畫貼近市場需求,令人激賞!

能夠讓人信心倍增的最大理由,除了以分享的觀念開放設計內容,讓全世界一起參與外,就是整個計畫禁得起經濟定律的考驗。因為人的經濟活動模式屬於金字塔型,經濟能力的表現通常受限於價格高低。只要是人,很難跳脫這個定律。經濟一旦垮了,世界就亂,美國次級房貸引 發的全球金融風暴,就是最明顯的例子。所以,各種替代能源方案是否具備爆發力,最終還是取決於經濟價格,就像愛情固然可貴,仍需要麵包搭配一樣,如此相得 益彰,才能獲得普世認同。APET團隊在執著理想的同時,也能循著經濟定律發展,貼近市場需求,令人激賞!

我是福建南安華僑子女,父親觀念非常傳統,即使身在海外,仍嚴格要求子女不能忘祖,中文一定要懂,這也就是為 什麼才10歲就獨自到新加坡留學的原因,無非是傳承中國文化及語言。而APET團隊成員分別來自台灣、香港、中國大陸,卻都有留學經歷,擁有海外打拼的世界觀,關心個人發展,更關切下一代的生活環境,對地球環境的改善,責無旁貸。

Salamander是大家實現願望的起步,也是華人切入汽車領域的新契機。目前已入選美國2009-2010所舉辦的X Pize大賽,是亞洲唯一入選的代表車,未來爆發力指日可待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salamanderian 的頭像
salamanderian

先勁科技綠能車

salamanderi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聞孚紀事
  • 加油。
    遇見天使,沒有放棄的理由。